琳恩

无题

想投喂几个太太~

无题

不写现实向是因为觉得我会写出非常残酷的现实向,粉丝看了会受不了。

无题 2

少年的心里浮起了得意:“你们终于有把柄落在辉辉手上啦~”。少年的心里哼起了歌,他踮起脚贴着走廊外侧的栏杆轻巧地走着,走到靠近录音室的时候他又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害怕。里面……在发生什么呢?

少年隐身在黑暗里,他这下是真的不知所措了。他的得意大部分消散了,因为他意识到他不敢真的做什么:他不敢敲门,也不敢推门,他也没法偷看,门关着。得意转成了对自己的愤怒。就一门之隔,有一个大秘密在发生,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少年的傲气涌了起来:“我不能白来一趟”。因为气愤,他小口小口地喘着粗气。他想,这时候得和电视剧里一样,来只猫啊。
然后,猫来了。

猫慵懒地叫了一声,他听到有人走过来开门。不会飞天遁地的少年只能立刻本能地蹲下转头,头嗑到了墙,发出轻轻的一声“砰”。感谢那只猫,门开的瞬间它也受到了惊吓,它的爪子在金属栏杆上挠了一下,纵身一跃消失在了黑夜中。

“是什么?”。
“……嗯,猫”朴佑镇慢慢地把门推上,但李大辉没有听到咔嗒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敢转过头来确认,门没关上。

李大辉蹲在地上,久久不敢做任何动作。因为惊吓、恐惧、对自己无能的愤怒、还有些其它他表达不出来的情绪,他在大滴大滴地掉泪。

“朴佑镇,炸鸡要冷了”。朴志训冷静的声音响了起来。
沉默。
“你到底想干嘛?你知不知道你把我手握的很痛?”
还是沉默。
“我要回去了,那帮人一块都不会给我剩的”。
“等一下!!”
他听到他的哥哥急匆匆拦住朴志训的声音。“等一下,就等一下,等一下”。他的哥哥,声音低沉而苦痛,不断重复着“等一下”。“等什么呢?”朴志训的声音在发抖。

李大辉的眼泪流的更多了,他不知道他感知到了什么,也不敢去感知。哥哥们的那种苦痛到底是什么,他似乎有所了解,又似乎不了解,那好像是云端另一边的世界。

“等什么呢?你拉我来这里,做什么呢?”
听起来,志训哥也开始流眼泪了。
“你就在这里,这里就好……五分钟,再五分钟,你呆在这里就好,五分钟就好”朴佑镇快速地说着,他听起来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你是我的朋友,你是我的好朋友。”

录音室快点爆炸吧,李大辉心想,因为他觉得他快要爆炸了。他只是一个娇惯的、好奇的、想要抓住哥哥们秘密的小孩,他连抓住这个把柄后是要要挟一块糖还是一盒炸鸡都没想好。他不知道秘密像个怪物,这么吓人,让他想要痛哭。




李大辉听到录音室里整理椅子的声音,但他已经动不了了。他满面泪水、无力地趴在地上。他心想,发现我吧,打死我吧,杀人灭口吧。

啪嗒,灯关了。朴佑镇他们走了出来,带上门,离开了。他们并没有往门的另一侧看。过了许久,李大辉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李大辉在原地等了10分钟,估摸着应该不可能在路上能碰见他们了,才出发回程。小孩耷拉着眉眼,垂头丧气地在路上慢慢走着。今天真是倒霉的一天,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一天。李大辉气急败坏:我已经有很多烦恼啦,结果今天你们又把你们的烦恼塞给我?“出去,出去!”李大辉对着心里的怪物喊道。怪物看着他,忽然狰狞地笑了一下,露出一边的獠牙。李大辉整个吓的原地弹了一下,然后开始飞奔。“快跑吧,快跑吧”,他听见怪物在给他加油。

到宿舍的时候,李大辉才想起来他没买饮料。他蹑手蹑脚地进门,好在大家似乎都睡了,99的房间一片寂静。他快速地洗漱了一下,在镜子前看了一下自己红肿的眼睛,心想明天能不能消下去啊。他爬上了床,把被子从头盖到脚。“快睡吧,睡着了就不害怕啦”,他对自己说。






无题 - 写在前面

只能接受甜美可爱善良辉辉的朋友请注意,这篇文里面会有辉辉黑化描写。也不是说他会变成恶人,只是展示出一些基本的所有人类每个人类都会有的贪嗔痴妒之类的情绪。但因为这年头,粉丝都把爱豆当天使一样看待,观众对爱豆都当圣人一样要求,恨不得连屎都不能拉。这种钱挣的,真的是太辛苦了,等于被架到到各种高地上烤。如今的这种对爱豆的追捧,对ta从头到脚从里到外的美化圣人化,让我觉得,即使到后来世界发展到有一天出现了一种新型爱豆,告诉你这个人真的不用吃饭,只需要喝露水,我觉得这帮追星族人类也会欢迎仙女,而不觉得它是个怪物。

另外,这篇文里面辉辉会有一些悲伤的情绪描写,只能接受辉辉是快乐幸福辉辉的朋友也请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