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恩

无题

想投喂几个太太~

无题

不写现实向是因为觉得我会写出非常残酷的现实向,粉丝看了会受不了。

无题 2

少年的心里浮起了得意:“你们终于有把柄落在辉辉手上啦~”。少年的心里哼起了歌,他踮起脚贴着走廊外侧的栏杆轻巧地走着,走到靠近录音室的时候他又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害怕。里面……在发生什么呢?

少年隐身在黑暗里,他这下是真的不知所措了。他的得意大部分消散了,因为他意识到他不敢真的做什么:他不敢敲门,也不敢推门,他也没法偷看,门关着。得意转成了对自己的愤怒。就一门之隔,有一个大秘密在发生,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少年的傲气涌了起来:“我不能白来一趟”。因为气愤,他小口小口地喘着粗气。他想,这时候得和电视剧里一样,来只猫啊。
然后,猫来了。

猫慵懒地叫了一声,他听到有人走过来开门。不会飞天遁地的少年只能立刻本能地蹲下转头,头嗑到了墙,发出轻轻的一声“砰”。感谢那只猫,门开的瞬间它也受到了惊吓,它的爪子在金属栏杆上挠了一下,纵身一跃消失在了黑夜中。

“是什么?”。
“……嗯,猫”朴佑镇慢慢地把门推上,但李大辉没有听到咔嗒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敢转过头来确认,门没关上。

李大辉蹲在地上,久久不敢做任何动作。因为惊吓、恐惧、对自己无能的愤怒、还有些其它他表达不出来的情绪,他在大滴大滴地掉泪。

“朴佑镇,炸鸡要冷了”。朴志训冷静的声音响了起来。
沉默。
“你到底想干嘛?你知不知道你把我手握的很痛?”
还是沉默。
“我要回去了,那帮人一块都不会给我剩的”。
“等一下!!”
他听到他的哥哥急匆匆拦住朴志训的声音。“等一下,就等一下,等一下”。他的哥哥,声音低沉而苦痛,不断重复着“等一下”。“等什么呢?”朴志训的声音在发抖。

李大辉的眼泪流的更多了,他不知道他感知到了什么,也不敢去感知。哥哥们的那种苦痛到底是什么,他似乎有所了解,又似乎不了解,那好像是云端另一边的世界。

“等什么呢?你拉我来这里,做什么呢?”
听起来,志训哥也开始流眼泪了。
“你就在这里,这里就好……五分钟,再五分钟,你呆在这里就好,五分钟就好”朴佑镇快速地说着,他听起来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你是我的朋友,你是我的好朋友。”

录音室快点爆炸吧,李大辉心想,因为他觉得他快要爆炸了。他只是一个娇惯的、好奇的、想要抓住哥哥们秘密的小孩,他连抓住这个把柄后是要要挟一块糖还是一盒炸鸡都没想好。他不知道秘密像个怪物,这么吓人,让他想要痛哭。




李大辉听到录音室里整理椅子的声音,但他已经动不了了。他满面泪水、无力地趴在地上。他心想,发现我吧,打死我吧,杀人灭口吧。

啪嗒,灯关了。朴佑镇他们走了出来,带上门,离开了。他们并没有往门的另一侧看。过了许久,李大辉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李大辉在原地等了10分钟,估摸着应该不可能在路上能碰见他们了,才出发回程。小孩耷拉着眉眼,垂头丧气地在路上慢慢走着。今天真是倒霉的一天,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一天。李大辉气急败坏:我已经有很多烦恼啦,结果今天你们又把你们的烦恼塞给我?“出去,出去!”李大辉对着心里的怪物喊道。怪物看着他,忽然狰狞地笑了一下,露出一边的獠牙。李大辉整个吓的原地弹了一下,然后开始飞奔。“快跑吧,快跑吧”,他听见怪物在给他加油。

到宿舍的时候,李大辉才想起来他没买饮料。他蹑手蹑脚地进门,好在大家似乎都睡了,99的房间一片寂静。他快速地洗漱了一下,在镜子前看了一下自己红肿的眼睛,心想明天能不能消下去啊。他爬上了床,把被子从头盖到脚。“快睡吧,睡着了就不害怕啦”,他对自己说。






无题 - 写在前面

只能接受甜美可爱善良辉辉的朋友请注意,这篇文里面会有辉辉黑化描写。也不是说他会变成恶人,只是展示出一些基本的所有人类每个人类都会有的贪嗔痴妒之类的情绪。但因为这年头,粉丝都把爱豆当天使一样看待,观众对爱豆都当圣人一样要求,恨不得连屎都不能拉。这种钱挣的,真的是太辛苦了,等于被架到到各种高地上烤。如今的这种对爱豆的追捧,对ta从头到脚从里到外的美化圣人化,让我觉得,即使到后来世界发展到有一天出现了一种新型爱豆,告诉你这个人真的不用吃饭,只需要喝露水,我觉得这帮追星族人类也会欢迎仙女,而不觉得它是个怪物。

另外,这篇文里面辉辉会有一些悲伤的情绪描写,只能接受辉辉是快乐幸福辉辉的朋友也请注意。

无题

“金在奂!金在奂!”邕圣佑等不及了,冲出门对着楼道大喊。“来了来了!”金在奂抿着嘴,嘴里溢出止不住的笑声,三步并作两步窜了上来。
他们在客厅里坐下了,人们在客厅里聚集了。难的的休假日,河成云也不回家,夜晚来临了,炸鸡还没到,邕圣佑又想练瑜伽了。

年轻的男人们对于公开宣淫总有着极大的兴趣。和女性不一样,他们不觉得聚在一起看A片、评鉴女忧、性器一个接一个的从裤裆里抬起头有什么可奇怪的。男人总觉得,干这种事,和看电影一样,就要聚一起互喷脏话才好玩,对他们来说,在烟雾缭绕,酒瓶躺倒的环境里,“上她!上她!”和“进球!进球!”的意思差不多。他们也不觉得比大小是什么丢脸的事,大家基本一跨进宿舍的大门就开始边踢鞋子边脱衣服,洗完澡都是半裸着只穿居家短裤出来。洗漱时一人在里面洗澡另一人尿急就直接进去也是很正常的事。男人之间最喜欢互相玩的游戏:捏咪咪,猴子偷桃在这里也时常上演,最多当着忙内的面会收敛一点。

邕圣佑拿着光盘,在观众们面前以模特步来回走了一圈“戈麦斯姐姐的最新教学,尺度史上最大!”。金在奂催促着“快点放吧!”99牵着手从房间走出来,得意地走到人群中间,轻轻踢踢旁边的观众,示意他们给自己让个道儿。我们成年啦,我们可以光明正大地看啦,快给我们让个中间的好位子!邕圣佑庄严地把光盘放进了影碟机,尹智圣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头来:“唉,小孩子不许看,小孩子回去!”

“唉咦,只是个瑜伽视频,又不是什么不好的”邕圣佑挤弄了一下眉眼“再说,孩子们也该了解一下自己喜欢什么类型的姐姐了吧”。李大辉往后坐了坐,他今天心情不好,没什么心情玩。

光盘被吞了进去,邕圣佑按下了全屏键,戈麦斯姐姐性感的身影立刻出现在了屏幕上。没有摄像机盯着,人群里爆发出一阵正常普通男生的哄闹。人们嘻嘻笑着,有几个害羞的稍微低下头,但很快又抬起头来看。

李大辉表情淡漠地看着戈麦斯姐姐。他平常看这种东西也是会害羞的,但他今天的心情实在是太不好了,他没有心情欣赏,也没有心情幻想,这一刻,他是尹智圣口中讲的私底下话不多、酷酷的李大辉。他靠在墙上,轻轻地长叹了一口气,想把自己稍微从这种低沉的情绪中拔出来一些。他的眼神飘到了观众们身上。

他的哥哥们放松地坐着,有几个还倒在其他人的怀里。他的目光落到了坐在中间VIP位置的99身上,手上。他们的手仍然紧握着。李大辉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这个画面有一点害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头快速地往后转,半边脸蛋啪叽吻上了墙。

揉揉自己的脸蛋,李大辉突然来了兴致,他调整了一下坐姿,开始饶有兴趣地研究那两个同龄人。朴志训朴佑镇像是被屏幕吸进去了一样,眼睛一眨不眨,但是李大辉却看出来朴志训的小肉手被越捏越紧。朴志训终于被捏疼了,喉咙里发出“嘶”的一声,好看的桃花眼瞪了一下朴佑镇。朴佑镇面无表情,微微侧了头,没看朴志训,而是看了看朴志训的手,然后把朴志训又往他那边用力拽了拽,另一只手也盖了上来。朴志训被这种气势镇住了,没有再反抗,身子顺从地往右边依了依。

哥哥们之间的这种亲昵、或者这种主权宣属,让李大辉觉得喉咙干涩。成员们之间像正常男生一样打打闹闹地非常多,遵从爱豆业规则的营业也常有。这是李大辉第一次认真地去看这种私底下的skinship,尤其是还发生在他相处了好几年的哥哥身上。这种不适感有些奇特,他觉得不舒服,他觉得好笑,又觉得有一点点有趣,两个人都有趣。

戈麦斯姐姐温柔的嗓音终于停止了,观众们像是电影院灯亮一样醒了过来。邕圣佑跳起来:“要不要再看一盘!”“好了!时间不早了!吃完炸鸡大家回去睡觉了!”尹智圣制止了。黄旼炫叹了口气:“话说回来,为什么这年头跳瑜伽的都穿成这样啊?不觉得不方便吗?”直男们集体停下动作,朝他翻了一个are u kidding me的白眼。

李大辉注意到,他的两个小哥哥站起来了,确切的说,是朴志训被朴佑镇拎起来了。朴佑镇拖着朴志训往门口走:“我们去一下练习室”。河成云在后面嚷嚷:“哎哎,志训走了谁吃炸鸡a-----!”啊字没完结他就自己把话音吞了回去,因为点炸鸡的人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门口。“太刻苦了吧”金在奂一边嘟嘟囔囔一边和邕圣佑收拾影碟机。

炸鸡来了,李大辉东挑挑西捡捡,挑了块小的鸡翅放进嘴里慢慢吃。他盯着自己的脚,穿着白袜子的小脚有一下没一下地在地板上敲。他觉得今天的炸鸡不好吃,至于什么好吃他不知道。
“为什么每次都送可口可乐啊,我想喝百事啊”姜丹尼尔嘴里塞满了鸡肉,含糊不清地说着。“我去买!”李大辉站了起来,冲出了门口。

他们宿舍和练习室很近。李大辉一路小跑着冲向练习室,快到练习室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放慢了脚步。他文静地慢慢走着,没走几步就注意到练舞室的灯没开。他有点惊讶地停下了脚步,仔细听了听,什么声音都没有。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推门进去看看,还是转身走掉?然后他抬起头,发现走廊尽头狭小的录音室亮着灯。

李大辉的心脏被一种突然的狂喜攫住了。他听到自己心里发出一声了然的“啊哈”,仿佛他来之前就知道亮灯的应该是录音室一样。

tbc.


后记:一条咸鱼,随便写写。只带了崽崽的tag,本心里和崽有关的cp只嗑辉你。

#李大辉#